-LIN🌿

愛してる。

【亓桃】The Phonograph 03

#一章铺垫 但似乎全是废话 没有逻辑。。。不过没有关系毕竟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嘛。
#依然是小学生文笔 似乎有私设和ooc了嗯 对不起啊我尽力了。
#tag就先只带两个 之后几章简哥出场多了再加祺泽tag
#噢 大家愿不愿意顺便猜一猜关于老板的其他细节吖??


#前文链接:

-第一章: http://linda332.lofter.com/post/1f12d262_114e9d29
-第二章: http://linda332.lofter.com/post/1f12d262_115b4edd



-圈地自萌勿上升
-哪里错的离谱请一定告诉我





-下面正文









06

“我们桃姐大忙人啊,没跟你家俩小孩走,居然还有闲心在我这小破店里偷个闲。”清吧老板递了一杯鲜红色的清澈饮品到陶桃面前,“果酒,新调的还没给别人试过,招待不周,将就将就。”说罢敲了敲陶桃眼前的桌子,回头钻进吧台里擦杯子去了。

“今天工作也差不多了,刚巧就过来找你叙叙旧。”

“有什么旧可叙的?你可忙了吧,还来找我叙旧做什么?”老板歪着头问。“还不如回去享受你充实的职场生活呢。“

老板见陶桃没有回答,又补了一句,“我这里可是闲得发慌,你那儿该好多了吧。”

“我倒还羡慕你们这样,虽然成天无所事事的,但也没什么烦心事,多好。”陶桃涂了绯色指甲油的指甲划过高脚杯晶莹剔透的杯身,指尖停留在杯沿处,轻轻敲了一下。

老板面不改色地放下擦干净的酒杯,又拿起来一只,端详片刻,张口:“不过是爹娘赚的钱还够养得起我,不然估计我也得和你一样对自己那么狠。不过也是,那种生活太累,这样闲着确实挺好。”他用帕子擦拭着杯口,抬眼看了看角落坐着的陶桃。

“败家子。”陶桃举起面前的果酒,抿了一口。

“总比你这样糊里糊涂就因为工作被禁锢在那种脏兮兮的圈子里好。”老板把手里的杯子放下,不留神碰到了一旁摆好的玻璃杯,敲出叮叮铛铛的声响。

陶桃垂直眼眸,眼神流转于深红色的的酒水与绯红色指尖。

她可不是糊里糊涂。

她比谁都清楚,圈子乱,混着也累。只是形势所迫,不得已卷进这混乱的纷争中。反正说这么多也没用,总之陶桃最记恨圈子里的这些不清不楚,她做到了自己的清白,那也就足够了。

她用手指挑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至少我还问心无愧呢。”

“哦?”老板挑眉,目光落在陶桃一副绝美的侧脸上,眯了眯眼,“我不信。”

“你不信也得信。”陶桃饮酒一口,犀利的眼神瞟过吧台内坐着的老板,“这么久不见了,你可还没点长进。”

“得,您清白着呢,我爱信不信。”老板摆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陶桃别说了。

陶桃白他一眼,抬头将杯子里的酒喝完。果酒清甜的香气伴着恬淡的酒香萦绕在口腔中。她看了一眼腕上的表,时间也不早了,便起身,打算道个别就离开。

“欸,桃。”老板叫住她,把空杯子取走,“过会出去走走?你也难得闲情逸致的。”

陶桃犹豫了一会,想想大晚上的似乎也没有工作了,便点头答应了下来。陶桃只有一两个知心的朋友,这位老板算是一位,但这对知根知底的多年老友也有个三两年没见了,借这机会还能聊个天抒个情。

老板笑嘻嘻把酒杯擦洗干净放一边,取了件外套就拖着陶桃往外走。

“老白,你最近怎么样了?”陶桃站在街上,看着老板正在关店门的背影,问。

老板把门给锁好,回过头一边套外套一边回答,语气松散,“你看我怎么样了?”

陶桃上下打量他一眼,裹着外套的男人的面孔没有憔悴或是衰老的痕迹,精神面貌似乎不错。“怎样?看不出来。”

“你桃大经纪阅人无数,居然看不出来,我可真厉害。”老板调侃道,弯了弯眉眼。

“估计也就这样——你是真没怎么变。”陶桃的指尖拂过黑色的裙摆。

两人走在初秋夜晚的小巷里,没什么人,只有一盏一盏昏黄的灯光,从身后照到小路的尽头。

“你呢?这两年你怎么样?”老板侧过头来问她,“阿醉和小宋都没和我讲过你最近的事,我怎么问这俩小家伙都闭口不言的,嘴巴紧的很。”

“我也就这样。金牌经纪人位置坐的稳,老板见了也退让三分的这种。”

“是没怎么变,”老板郑重其事点点头,思考一会又问,“倒是陶醉宋玄两个人变的快,一两月不见就像变个人似的。”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陶桃瞥他一眼,回了一句。

老板摆摆手,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噢,我记得以前,是几年前吧?你是不是和我提过一个叫程以鑫的人?他最近半年好像挺火的,是你带吗?”

陶桃的步伐停顿了不到一秒,又不带痕迹地开始连贯起来,这个失误被她掩饰地天衣无缝。“你问题还真多。”

“可不,我有个表妹挺喜欢他,顺便替她问问嘛。”

“以前可没见你这么好心,”陶桃白他一眼,依然没有选择回答。

“所以,”老板似乎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便放缓脚步,轻飘飘地问道,“是谁在带呢?”

陶桃也轻飘飘地回答,一切细微的情绪被拉长在吹过的刺骨冷风中。

“简亓。”

这个名字其实说来也没什么别扭,这个人也平时在公司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可陶桃也不知道自己没有缘由的矫情究竟是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眼前站着的是自己多年的旧友,互相看的透彻,小心思藏不住,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似乎要从话语中倾泻而出。

一阵风凛冽,清吧的老板只听见耳旁的呼呼声中夹杂的“简亓”二字,混着有些颤抖的尾音,这个名字便随着风飘远了、听不见了。



07
陶桃和简亓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呢?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知道事实的人少之又少,不明所以的人又多,人多嘴杂,胡乱的一通猜测被传出去,又被扭曲变形、夸张放大,最终真相也就无从得知。

前一章应该提到过他们之间狗血淋头的关系——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嗯,曾经是恋人未满,可最后却因爱生恨成了仇人。

也并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就是一点小事情,再加上又有些人和事再火上浇油煽风点火的,最后只好落得个一拍两散的下场。




-TBC.

【亓桃】The Phonograph 02

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先更一点吧  æœ€è¿‘太忙了我快要猝死了


#屠屠死性不改啊敲碗等粮整整一周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于是我坚强地把第二人生刷了n遍。。


#小学生文笔。这章大概只有两千多字吧。。。


 #这次各位先将就着看吧 以后多存点稿【鞠躬】


-醉桃宋仨小姐弟的可爱的小故事【?】
-本章没有亓 就先不带tag了


-圈地自萌 勿上升

-有哪里错的离谱请一定告诉我



-下面正文








04

陶桃和宋玄到录音棚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下午了。陶桃看了眼身边跟着的刚睡醒精气神还不错的宋玄,抿了抿嘴角。


宋玄察觉到了陶桃的目光,调整了一下黑色口罩的位置,歪过头看她。


陶桃微扬起嘴角,拍拍他的肩。


宋玄像是得到了某种默许,亦或是某种鼓励,他笑眼盈盈点点头。


录音棚里很安静,应该说是本来就不该有杂音。陶桃默不作声站在隔音玻璃外,透过厚厚一层玻璃看门内站着的宋玄。


宋玄平日里常常不在状态,工作的时候倒是格外认真,他戴着黑色的耳机,眉头微微蹙起,眯起双眼唱着歌。


陶桃之前也带过几个艺人,都是二线的小明星,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捧都没有火起来。后来公司又签了几个新人,陶桃第一眼就相中了那时还迷迷糊糊懵懵懂懂的宋玄。


陶桃一开始看中这个孩子是因为他的综合素质很好,仔细包装打磨一下,不会多差的。那个时候宋玄才刚成年没多久,陶桃也还年轻,二十五出头,也只做了经纪人没多久。


那时他们也都没想到,阴差阳错宋玄就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一线歌手,红遍大江南北。而陶桃,也顺理成章成了公司的金牌经纪人。


陶桃的事业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高峰。


她也在这时不知不觉中褪去了青涩,成了现在人前这个雷厉风行的桃姐。


高高在上的冰山美人。


可她骨子里还是那个自闭又渴望温暖的陶桃。


只是习惯了圈子里的鱼龙混杂,一颗心已经被磨得圆滑,脆弱都被不留痕迹地刻意隐藏起来——尽管她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冷着脸扬着下巴,但她还是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陶桃。


她自大学毕业后就再没有交过朋友,因此满腹苦水无处可以倾诉,一切就只能憋进心里咽下去。


那些灯火阑珊声色犬马都不是她的,虽然她也已经不想要了。什么真情实感还是虚情假意,孰真孰假对她已然不重要。


她看得通透,也不曾陷于其中。


可仔细想想,她这些年的摸爬滚打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她自己吗?还是陶醉?或是宋玄?


她想不通。


陶桃越想越昏沉,兴许是因为刚才喝了一整杯葡萄酒有些微醺,但想来她在这一行做了五年有余,酒量也不会多差,怎么会醉呢。一定是最近太累了。


她右手支着头,坐到角落的沙发上歇着。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适时地响起,钻进陶桃耳中。她抬起头,看见陶醉懒洋洋地推开门走进来。


“姐。”


陶醉是陶桃的亲生弟弟,比陶桃要小上五岁。陶桃和陶醉长得有九分像,除了陶桃举手投足间流露的一点点温和柔情与陶醉眉眼间透出的英气,其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们倒更像是对龙凤胎,一双生的清秀好看的姐弟。


陶桃和陶醉的关系很好,是那种真的好,但这种好也不止于姐弟亲情,更是一种知己友人间的互相理解和互相尊重。他们自然也互相依赖——陶桃离不开陶醉,陶醉也离不开陶桃。


陶桃是个很强势的姑娘,紧皱的眉头几乎从未舒展过,明艳的唇色衬得白皙的脸颊更加冷峻,陶桃作风强硬,但嘴硬心软,特别是对待宋玄和陶醉。


陶桃对她唯一的弟弟很好,但是那种不声不响地好,因为不善言辞所以总是一声不吭地表达着对他的爱。陶桃姐弟的家庭算是富裕,父母是做生意的,常年不在家,对姐弟俩也是除了生活费外不管不顾,陶桃也因此从年幼时就担当了陶醉父母的角色,从小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更是习惯性地会关心他。


陶醉也明白陶桃对他好不是理所当然,当然也想让她明白她对他的好不是一厢情愿。陶醉就算平日也许看起来散漫随意,但他更是很努力的工作,很努力地想要减轻姐姐的负担。


陶醉是音乐制作人,嗯,算是艺术家。而这些行事慵懒的艺术家们倒是有些拿的出手的资本,比如伍扬能靠着自己的才华和机遇白手起家,陶醉就能靠着他那与生俱来的天赋高人一等。陶醉是个自由主义,来无影去无踪,不在工作室就在四处晃悠,可能无所事事也可能在努力寻找创作灵感。而就算他如此放肆,他在这一行还是挺吃香:天生的音乐才子,作为幕后工作者极少遭人诟病,又有个愿意为自己铺路的十全十美的姐——陶醉虽然年轻,但也算得上人生赢家。


所以陶桃其实根本不用为了陶醉操心什么,但她愿意。


陶桃眯起眼睛看他,很轻声地应了一声。


“你又去找简哥做什么?”


陶醉悠哉悠哉走到陶桃身边的沙发前坐下,他呼噜呼噜头发,京腔味淡淡的。


“哪听来的小道消息。”陶桃抬起眼眸,云淡风轻瞥了他一眼,“还有,什么叫'又去'?我可从来没找过他。”


陶醉习惯了姐姐的嘴硬心软,也没多说什么,便点点头,突然又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啊,姐,你喝酒了?”


陶桃看着陶醉紧皱的眉头,指尖揉揉自己的眉心,“嗯,一点而已,没关系。”


宋玄神经大条察觉不到的这一点点酒香味在陶醉这儿却是很敏感,当他鼻尖泛酸时就能明确地感知到这淡淡的酒味。


他叹了口气,看着陶桃微微颤动着的睫毛,没有再回答。


陶桃的模样看起来很憔悴,岁月总是无声无息地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不过不是苍老的皱纹,而是一双黯淡的双眼。


陶醉仔细审视着她美丽的面颊,还是会发现一种萧瑟的岁月的痕迹早已悄悄地蔓延开来了。


他张了张嘴,“……姐。”


陶桃没有再抬头去看弟弟的表情,只是静静坐着低着头等他的下一句话。


“最近小宋的事儿少操心,歌我帮他写,你还是好好休息吧,看着怪累的。”陶醉说话带着一口京腔,语气轻轻的。


“哪有空休息,”陶桃眯着眼睛,她回答道,“这新歌的发布流程还没走完,下周还要录节目要彩排要采访,新人的事也没搞定,再加上团队还有好多策划没敲定下来,你觉得我哪来的时间休息?”


“我倒是真想像你这样不急不躁的,还可以歇会。”


陶桃一句话从口中轻轻呵出来,云淡风轻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


陶醉一瞬间觉得任何用来安慰人的语言在他姐姐的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陶桃和他不同,这个女孩总是很强大,比如她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十分认真地完成一系列艰巨的任务。不管是大学还是到现在,陶桃永远都是那么地高效率。


为什么呢?因为她重视身边的一切,不允许自己犯错。


这大概是她天生的倔强性格。


而陶醉倒是成天泡在工作室里头,整个一慢节奏生活。


陶醉很羡慕陶桃,有这样的能力与觉悟去成为一个那么强大的人。


但他不知道陶桃也羡慕他的自由主义和他自由慵懒的生活。





05

陶桃推开一家清吧的门,黑色漆皮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在木地板上敲出轻盈的声音。几声哒哒的脆响带着些老成的干练与女性独有的优美柔软。

她还是穿着一身一成不变的黑色荷叶边露肩连衣裙,纯黑的面料束紧她纤细的腰身,裙摆下的一双腿修长。陶桃的身型极为高挑,而黑色也显瘦,穿着显得她更加的瘦骨嶙峋。

清吧是伍扬的一位好友开的,和陶桃姐弟也算旧相识,伍扬和陶醉两位老艺术家偶尔乐得清闲也会往这处跑跑,倒两杯酒搞搞艺术创作。陶桃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接到过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友的电话了,听见电话里对方的声音时还愣了几秒。


“桃,你家俩小孩赖在我这儿不肯走了。”


陶桃挂了电话就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赶过来。


她一进门,第一眼就看见角落里头的两个大男孩。


一个背对着她坐在椅子上,穿着长款的蓝黑底白条纹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头发细细碎碎的,后脑的发旋看起来很柔软。陶桃认出来是弟弟——毕竟这个背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陶醉的背影挺单薄,但是有男孩子该有的笔挺,他坐在那里,手上好像还握着笔,桌上摆着一摊写满了或空白一片的白纸,还有几个在灯光下晕着光的玻璃酒杯。

另一个正对着她坐,宋玄身子骨瘦小,长了张娃娃脸,唇红齿白的着实可爱。他身上是件很简单的白T,也是黑裤子,戴着黑色的渔夫帽,口罩很自觉地遮住了半张脸。

宋玄听见再熟悉不过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抬头看见一身黑的陶桃,差点哆嗦一下。

他拍拍桌子对面的陶醉,示意他回头看看。

陶醉转过身来,胳膊架在椅背上,圆圆的黑框平光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黑色的细框圈住他深邃的大眼睛。

“姐。”


陶桃走到他们面前站定,居高临下,撩了一下耳旁的长发,她嗅了嗅这里浓醇的酒香,挑眉,“你们挺闲,还来酒吧里搞音乐啊?”


宋玄抬头,眨巴眨巴他五官中唯一露在空气里的大眼睛,慌忙摇摇头,手下意识地伸手想去捞陶桃的衣袖,发现她没有穿长袖时就装作若无其事地放下了小手,“桃姐,我可乖了,一杯酒没喝!”


“可乖了啊,”陶桃瞥了一眼宋玄的小爪子,握住它捏了一捏。“戴个口罩就跑到公众场合,那么明目张胆的?”


宋玄委屈巴巴低下头,不说话了。


对面坐着的陶醉呼噜呼噜头发,把桌上一摊谱子收好,举起酒杯抿了口。“姐,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们今晚还走的了吗。”陶桃倚在桌边,双手环胸,“还是老白打电话叫我过来的,不然你俩估计得在酒吧过夜了,嗯?”


“姐,这你就不懂了,创作是需要情怀的,你看老白这地儿多好,安静又多情……”


话说一半,被陶桃轰出门去。


“情怀哪里都能找,今天先给我回去睡觉去。”


陶醉皱着眉头嚷着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被宋玄一个小身板无奈地拖上车。宋玄把窗户打开一点想和陶桃道个别,又撞上陶桃犀利的眼神,想起她多次强调的艺人修养,便摇上车窗让司机开车了。



陶桃也搞不懂她的威严究竟是从何时建立起的,即使是陶醉和宋玄对于陶桃的嘴硬心软彼此间是心知肚明,但“桃姐”在两个弟弟面前依然是个作风强硬的长辈兼上司。









-TBC.


【亓桃】The Phonograph 01


【温柔痴情亓x自卑冷漠桃】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第二人生设定


回忆虐向. 亓醉无瓜葛. 也许ooc. 小学生文笔. 如果雷同就算我抄你的吧.


HE还是BE你们来定啊

-是个入坑后存了好长时间才发出来的文 



-第二人生这种真的太带感了!!!

-屠夫第一双人BG 


-圈地自萌 勿上升
-有错误请一定告诉我


-慎入







00
-We've been crossing the wire
在人海中迷茫 我们彼此邂逅
-And still no spark.
但我们最终没能在一起
-Lost and tired
在亲密中迷失
-Falling apart.
分崩离析



01
陶桃推门进去的时候,简亓已经在和伍扬谈工作了。

伍扬前两天分别和他们二人单独谈过关于今年暑期公司旗下艺人全员录播的安排,今天一起约了两位金牌经纪人加班开会就是来谈关于通告安排和筹划活动内容的。

这年的暑假热播剧和热歌都被别家的艺人占了位置,伍扬认为应该制造一次“活久见”来推热度,顺便新签的艺人也可以借此机会出道。而公司艺人中的两位扛把子自出道以来从未同台一次,刚好天时地利各自具备,就差人和了。

深度发觉的两位金牌一线艺人程以鑫和宋玄分别是陶桃和简亓手下的艺人,而伍扬决定要让他们二人同台,自然需要和两位经纪人商讨。

陶桃看了简亓一眼,他一身干净的白色,面带着那一如既往温柔的微笑,歪过头朝她眯着眼睛勾了勾唇角。

陶桃没有理会他行云流水般的客套,冷着脸扭过头在伍扬身侧的位置上坐下。

伍扬看惯了他们之间水火不容的来来往往,在心里叹口气就拿出策划案开始讲话。

最后陶桃和简亓都为了这次提热度的机会勉强答应下来把手头下艺人的通告往后推一推,协调了程以鑫和宋玄还有其他几位艺人的时间,把录制时间定在了下周三。

既然结果出来了那么工作就可以稍稍放一边了,伍扬挑眉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摇着头摆手让他们离开。

简亓朝他点头道别,起身走出门。陶桃抬眼看了看伍扬,把笔记收起来,挎着包也推门出去了。

伍扬看着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离开的背影,轻叹一口气。

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样啊。



02
陶桃回自己的办公桌上取了份文件,出来的时候神使鬼差拐了个弯,往简亓办公室的方向去了。

她走进他办公室的时候,简亓正在打电话。

听来应该是在和程以鑫新戏的片方联系推迟通告的事情,简亓正背对着她站着,纤瘦的身影逆光。他右手举着手机,左手轻轻托着右手的手肘处,指尖摩挲着白衬衣柔和平滑的面料。

今天是周六,公司里除了几个被安排加班工作的小职员以外没什么人,于是简亓办公室的门破例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所以陶桃推门进去的时候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于是简亓也自然没有发现她。

陶桃站在简亓的背后,轻挑着下巴看他,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简亓站的笔挺,这件白衬衣不出所料的合身,贴合他的身型曲线,衬出他温润的气质。简亓讲电话的时候习惯站在他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嘴角带着笑,时不时地点头。

陶桃盯着他的背影出神了那么一会会,抬手挑了一下锁骨上垂着的卷发,往简亓所在的方向靠近了几步。

她的左肩靠到简亓左手边落地窗的灰色金属窗框上,一阵刺骨的冰凉似乎在催促着她赶紧出声。陶桃很轻地闷哼一声,微微眯着眼看着眼前的简亓,睫毛长长地垂在视线中。对方也理所当然地注意到左边站着的她,意味深长盯着她看了眼。

片方还在拖沓着不愿意退让,简亓语气依然轻柔地和他们周旋着。陶桃靠在窗框上看着他言辞清晰地和对方解释着,即便对方看不见他温柔的微笑,也一定能听出他胸有成竹中的不温不火。

简亓淡然地和电话那头的负责人讲着电话,他扭过头来和陶桃对上眼神,轻轻地无声地笑了一下。

他把右手上的手机换到左手上,右手轻轻扶上陶桃靠在窗框上的左肩,微微使了一点劲把她推离了冰凉光滑的金属材料。他扬起下巴做个手势示意陶桃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等他。

陶桃很消瘦,身材硬要说的话大概是瘦骨嶙峋,回头往沙发走的时候,黑色的尖头高跟鞋踩在深灰色的地毯上没有声音。她今天穿的还是一身黑,裁剪修身的黑色连衣裙领口有些低,露出明显的锁骨和修长的脖颈。

简亓盯着她看了良久,直到对方在沙发上坐下,背影清瘦。他移开目光,望向窗外泛蓝的天空。

他加快进度,和片方速战速决,勉勉强强帮程以鑫把拍摄时间推到了周四。

“嗯好,辛苦辛苦,改天请您吃饭。”简亓的嘴角还挂着笑,他挂了电话,转过身去看陶桃。

陶桃听着没动静了也回过头来,目光在空中交错。

微微怔了两秒钟,简亓又露出了他极客套的微笑。

“桃姐,今天怎么有空来拜访了?”

陶桃行事向来尖锐,算是雷厉风行,和下属说话也极少绕弯子,黑白分明,作风强硬。做到如今这个位置已然是公司的一姐,自然也就有了“桃姐”这类尊称。

他喊他桃姐,最多算得上是顺口。其实陶桃要比简亓小上一岁,只是他听惯了公司里上上下下的职员都唤她“桃姐”,便不知何时开始也随波逐流顺口叫起了桃姐。

“来我这儿是有什么事吗?”简亓挑眉,语气戏谑。

陶桃看不惯。她从来看不惯简亓这副样子,一副面孔清秀和顺,嘴角永远噙着笑,待人也向来体贴周到细致,一举一动间透露着他与生俱来的优越的不温不火,八面玲珑。

简亓对待不同的人表现也不同,在圈子里混的时间长,懂得花样百出地讨好人,却从没低声下气过,从未吃过亏,自然也是混得风生水起。

陶桃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一个是职场一姐,一个是知名笑面虎。关系是众人皆知的出了名的水深火热,手下艺人多年来从未同台,每次出席同一个会议活动总会无时不刻话中带刺直逼对方。

他们就应该永远都不会有交集。

其实他们确实已经很久没有什么密切的来往了——大概有个三五年了,可这次却是陶桃主动来找了简亓。

不用认为这是什么老情人相见求和求了断的戏码,毕竟他们两个人都不可能做出这种屈尊降贵跑来抒情的荒唐事。

陶桃面不改色看着简亓慢悠悠地从窗户前移步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她从包里掏出那份文件来。

“简亓,这次伍扬要推出道的几个新人,我打算签掉。”陶桃垂下眼帘,说着,“两份合约我已经找人拟好了。”

简亓沉默着看了她许久,开口,“桃姐这是,特地来找我商量的吗?”

陶桃皱眉,她用手指轻轻挑了一下自己的发梢。

简亓似乎很给她面子,赶在陶桃要反驳前说道:“桃姐放心,我还没有考虑过要带TINA贺。”简亓笑眯眯地看着她,“这事,我不插手。”

“不过,达夏这孩子我倒看着不错。要不,你把他让给我,我们一人带一个?”简亓眉眼弯弯,笑着问。

陶桃轻叹一口气,把草拟好的合约放回包里,从沙发上站起来,“你没打TINA的主意最好,免得到时候抢着要签让人女孩子难做。”

“不过我凭什么把达夏让给你带?”

简亓笑眼弯弯,“不,桃姐言重了。”简亓一副盈盈笑脸,“我其实没想说的,我这边之前就已经和他谈好了。”

陶桃的表情僵硬了片刻。

其实她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她看得出简亓确实是胸有成竹,而简亓留的这一手也是意料之中,便没有多做计较。

她缓缓启齿道:“行,你动作还挺快啊。”

“抱歉。”简亓的右手指尖摩挲着他左手腕的袖口,他轻声说一句。

“你不用抱歉,”陶桃下意识地扬了扬下巴,“一人一个倒也公平了。”

简亓挑眉,随即点点头。

“总之,你最好别忘了你自己说的话——别再打TINA的主意。”陶桃把耳旁的头发撩到耳后,站直了低头俯视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简亓,警告他。

简亓笑得无奈,他低下头去,“桃姐,TINA虽然是要走演艺线,但她的相貌风格都不是我团队这一路的,我自然不会选择带他的。”简亓把头抬起来,对上陶桃的双眸,“倒是桃姐你,可真是个急性子。”

陶桃不自觉地抿了抿唇,嘴上的口红色彩明艳。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简亓站起来,双手插进裤袋里,走到陶桃身前,站定。

陶桃慌了神。

心跳得很快——但她确信这不是心动的感觉。

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感。

“陶桃。”简亓慢慢地凑近,他上下仔细审视了一下陶桃的脸,他很轻声地说着,“这些年你变得太快了。”

简亓忽然靠近唤了她的全名,那两个同音字从他的口中呵出来,有些莫名其妙的朦胧感。陶桃在那一瞬间内体会到了窒息的感觉,心跳停了一拍,呼吸也似乎停滞了一瞬。

说得具体些,陶桃是个很漂亮的美人,长得很好看,大眼睛长睫毛,长长的黑发内扣着垂在锁骨左右。而简亓自然也是不差,明眸皓齿,长了张笑起来很温润的脸,一副面孔温文尔雅。

他们其实常常在公司里远远地看到对方,但也几乎从来没注意过这几年对方或细微或鲜明的变化。

借现在这个停顿的契机,互相细细审视着,才发现岁月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痕迹,多了些犀利也多了些沧桑。

陶桃调整好情绪,抬起左手搭在简亓的肩上轻轻拍打一下,语气难得柔和地说,“我可从来没变过。倒是你变了不少……时间过得快,也别太念旧了。”

简亓看着她,陶桃缓缓背过身去,她看向窗外浅色的天空,无声地叹了口气。

她听见身后的男人很轻柔很轻柔的声音:“桃姐,愿意赏脸喝一杯么?”

她应着声回头,看见简亓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眼睛微微眯着。

“喝什么喝,到时候办公室里一股酒味儿。”陶桃浅浅翻了个白眼,算是回答。

简亓倒是像没听见她这句话似的,嘴角的笑意更深,自作主张般从一旁的柜子里取了两只轻巧的高脚杯和一瓶蓝莓酒。他一边往酒杯里倒酒,一边噙着笑说:“放心,蓝莓酒。”

陶桃是个实实在在的嘴硬心软,除了工作之外对待很多事都是嘴上说着不但轻易就能妥协的。

她看着手中这杯紫色的蓝莓酒,轻轻抿了一口。

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很简单,黑白配,色调简单不刺眼,是他们两个都看得很顺眼的风格。门外是小职员们的办公桌,几列下去摆放还算整齐,看得赏心悦目。陶桃眯着眼睛环视一圈,再抿了一口酒。

陶桃其实有时候挺容易满足的。

不过更多时候恰恰相反。

“TINA这孩子是个潜力股,我看你用点心思好好培养,估计一线没跑了。”简亓三只手指支在高脚杯细细长长的杯脚上,晃了晃杯中的液体,“你应该还没带过演员吧?要不我给你支几个人去帮忙?”

他没有听见她的答复,抬眼去找寻她的目光。

“……”陶桃睁着大眼睛看他,薄唇轻启,“简亓,你逾越了。”

“我陶桃还不需要别人来施舍。”

简亓大概是没想到陶桃的态度转变的居然那么快,他愣愣停顿了许久,才点头,“嗯”了一声。

“简亓,这么多年来你已经混得风生水起八面玲珑,身边要什么有什么,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几近无懈可击的人。可是你唯一没变的反而是我最看不惯的那一点。”陶桃一口将她手中杯子里的酒灌下,抿了抿嘴唇,“你还是那么的——自负。”

简亓盯着她看了良久,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话。

“任何人都可以接受你的好意。我陶桃,做不到。”陶桃把手中的空杯子放到桌上,起身就要离开。

在前脚即将要踏出办公室门的前一秒,陶桃的左手腕被一圈温热包围住。

她低头,见是简亓骨节分明的手。

抬眸再去看手的主人,她在零点零一秒中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

简亓垂着双眼,表情看起来有些犹豫,他含含糊糊了几秒钟,才对上陶桃的视线。

“陶桃,我对你,可从来不是施舍。”

他的眼睛很亮,陶桃看着那双深棕色的瞳仁,没有回答。

她从他的手心挣脱出来,匆匆走掉了。陶桃依旧把下巴挑起一个小小的角度,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

她是落荒而逃的。

简亓话中有话,狠狠刺痛着她的心。



03
宋玄在停车场的车里等了陶桃许久还不见她下楼,差点昏昏沉沉睡着。就在他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和周公约会去的时候,陶桃把车门打开了。

宋玄睡眼朦胧地看着她,含含糊糊地问道:“桃姐,去哪了啊?那么长时间。”

陶桃看了迷茫的小奶团子一眼,回答,“简亓那儿。”

“简哥?”宋玄似乎没有察觉到陶桃身上淡淡的酒香,慢慢吞吞地问道,“你们…又吵架了?”

陶桃意味深长看着他,良久,以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幅度点了点头。

宋玄倒不见怪,扭过头继续睡了。

陶桃让司机发动了车子,揉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也靠着冰凉的车门眯着眼歇下了。

看啊,连我手底下最亲的艺人都觉得我们应该冤家路窄。陶桃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眼帘的景色,内心自嘲道。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简亓和陶桃一定是年轻时的老情人——深度发觉公司上下也有不少小职员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吧,陶桃没有谈过恋爱。

但她和简亓确实有一段冗长的感情纠葛。

大学时期狗血淋头又意外常见的——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TBC.



注:

Phonograph:留声机

【TF家族】安利向


第一次在loft发文
#趁着孩子们还没录快本先给大家安利一下十个孩子
#主要给自己存个档
#还有这些都是不知道哪了解到的啦所以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样 看看就好别太认真啦


-要是有哪里错的离谱请一定告诉我


-大家要是没有例子可以拿这篇安利哦


我的十个小天使:

dcx mjq azy zzy cxd csx syx ltz hjl lyw




-纪念录


0706十子第一次聚齐 0812第一个只属于你们十个人的舞台 0826粉丝嘉年华你们第一次被送出去 1111快乐大本营正式出村








-昵称

丁程鑫:程程 阿程哥 小丁 层层
马嘉祺:小马哥哥 +7 马老师 小马 二维马
敖子逸:嗷叽 三爷 逸球 苞谷先生 敖几亿
张真源:张公子 涨工资 真圆 好方 不圆
陈玺达:达达 哒哒 可达鸭 陈总 晨曦哒 
陈泗旭:49 陈小明
宋亚轩:宋大帅 小漂亮 树立 肥仔 人鱼宋 花生 小宋
李天泽:天泽 贝贝 泽天 天泽迪迪 
贺峻霖:贺老师 小盒 霖霖 00 小铃铛 Tinaè´º 
刘耀文:小狼崽 药丸 

-随意的简介(如果缺了会补的。)

程程大哥 颜超正 微笑极具感染力 有担当 责任感强 弟弟不够好就会自责 跳舞有爆发力 唱歌方面在努力中 勤奋努力积极乐观 肉食动物 喜欢甜食 喜欢打篮球 很宠外甥女小粽子 官方认证小狐狸

小马哥明眸皓齿 高挑细长 之前演过戏上过综艺 单打独斗很多年 很喜欢现在的这些朋友 超级温柔 综合素质强 台风稳 特别瘦 想长胖 可爱的小虎牙被整齐了有点可惜 如果变成动物觉得自己会是干脆面君 河南郑州人

嗷叽团霸 跳舞随性美 一首宁夏是黑历史 唱歌有欠缺但是进步很大很好了 刘海超级容易分叉 过度活泼 眼睛超大 长的很像前田敦子[?] 不善于表达 容易害羞 钟意火腿肠 官方认证犬系哈士奇

真源团欺一号 歌担一号 目前变声期 跳舞也很不错 唱跳气息超级稳 莫名会撩 风格多变 气质很温和 好像对自己的颜存在某些误解 自带喜感 容易画风突变 哥哥们喜欢和他说“真源莫方” 力气超大 扳手腕曾连胜18位staff 官方认证熊系

达达团欺二号 目前家族身高第一 拥有祖师爷做梦都想有的一米八身高 国家二级运动员 有肌肉 单眼皮但眼睛很大 有点婴儿肥 发色苏 人设苏 性格超可爱 超黏人 喜欢撒娇 全场第一幼稚 家族唯一素人 舞蹈进步飞快 是只小海豹

49放飞自我 歌担二号 目前变声期 看似简单实则超活泼 对化妆品有执念 在化妆间破坏力超强 被化妆间staff姐姐拉黑 喜欢怼人 嗓音很棒 适合民谣 吉他弹得很好 五官很好看 眼睛很漂亮 就是皮肤有点黑 变成动物觉得自己会是猴子

小宋假奶代言人 歌担三号 开口跪 进公司前人称静默少年 进公司后放飞自我 金句频出 人鱼唱功 唱歌真的很好听 记性还好 但反射弧能绕地球十圈 官方认证鱼系 山东人在广东上学

天泽淡定仔 很独立很内敛 最近变活泼很多 钢琴九级 之前在公司影视部待过 小时候一直拍戏 隐藏梗王 有点放飞的迹象 大眼睛长睫毛 暑假蹿的特别高 千玺隐藏迷弟 认证猫系 北京人

贺老师又甜又盐 可萌可撩 镜头感综艺感超强 综合素质很好 刘海掀起来很好看 喜欢兔子 更喜欢吃兔子 超级喜欢麻辣兔头 是成都人很吃辣 有点驼背 在努力纠正 女装Tina贺超惊艳 官方认证小兔子 成都人


狼崽奶团子 团宠老幺 感性 容易害羞 很努力 成为练习生之前是试训生 放不太开 被老师训会伤心难过 但是每次舞台都会给大家惊喜 平时小动作小表情超有戏 最小但很man 钢铁直男 想让他卖个萌比登天难 嗓音有点烟嗓的感觉 小狼崽子



-截止2017.10.身高排序

达泽程祺逸泗源霖轩文


-生日
程2002.02.24
马2002.12.12
逸2002.12.25
源2003.04.16
è¾¾2004.02.07
泗2004.02.12
轩2004.03.04
æ³½2004.04.04
霖2004.06.15
文2005.09.23


-微博指路:

@TF家族

@TF家族新生-丁程鑫

@TF家族新生-马嘉祺

@TF家族新生-敖子逸

@TF家族新生-张真源

@TF家族新生-陈玺达

@TF家族新生-陈泗旭

@TF家族新生-宋亚轩

@TF家族新生-李天泽

@TF家族新生-贺峻霖

@TF家族新生-刘耀文


-B站指路:TF家族   台风娱乐

-推荐补档:

成都行、Live Stage、台风夜话01-16、星期五练习生S5、天天向上行、动物系弟弟系列、人气好物测评系列、2017夏季运动会、2017,夏、五十问快问快答、北京行、第二人生系列、新生日常系列、中秋日常、星期五练习生S6、快乐大本营17.11.11期



#走了的几个勿念 希望也好好的 新粉要是入坑也别再去好奇那段往事了吧 艰难自己记得就好

#还有啊另外几个小天使我没写是因为最近的粮太太太太少实在抱歉了 想了解可以去b站挖旧粮 去微博也可以的

指路:潘政霖 代昊林 曹峻玮 殷涌智


#现在要记住的就是眼前这十个美好的小天使了❤️



#最新编辑日期: 2017.11.11